抟砂乐陶 翻新求长——记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徐秀棠

来源:宜兴书画子站

浏览(2487

    我非常幸运,有缘天赐了一个适合自己才能发挥的行当紫砂陶艺,遇上了一个社会给予个人发挥的大环境,干了五十多年至今七十多岁了还可以照样上下班,今生没有退休的忧虑,一直可以做到干不动,这是最大的幸福。——徐秀棠

    徐秀棠,1937年出生于江苏宜兴县蜀山南街紫砂世家,与胞兄徐汉棠皆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1954年拜著名紫砂陶刻艺人任淦庭为师,并进入蜀山陶业生产合作社(宜兴紫砂工艺厂前身)。期间接受了书法、中国画的基本功训练。一次他用紫砂泥为师傅任淦庭捏了一尊形神逼真的肖像,师傅对徐秀棠捕捉神态与造型能力大为赞赏,认为他的天赋极为难得。1958年,徐秀棠被选派到北京参加轻工部工艺美术局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举办的“中国民间雕塑研究班”,结业后转入“泥人张”张景?工作室学习彩塑。

    1959年回紫砂工艺厂从事陶刻茗壶陶艺创作设计并制作,开始主攻紫砂雕塑。他有着第一个吃螃蟹者的精神。1984年调离紫砂厂到镇办企业,1986年到乡镇企业紫砂二厂创办紫砂雕塑分厂。1993年与日本陶艺家高桥弘先生合作组建长乐弘陶艺有限公司。

    长期丰富的阅历,从而使他对紫砂有独持的鉴赏思考力。他提出,紫砂工艺品要注重传统手工工艺的传承,又该随着时代推进融入中国传统文化,发展紫砂的本体与主流,千万不能同化于“世界潮流”。创造出一批具有现代生活气息的紫砂新品。所以多年来,他以对紫砂艺术的独特理解,从有形到无形,超然于物外,形成了一壶可窥世界的恢弘之气,他以作品证明了紫砂真正的价值。

    几十年的创作生涯中,徐大师心摹手追的主要是二位古人:陈曼生和陈鸣远,对“两陈”的崇敬与追随,也伴随着他的创作历程。

    曼生在紫砂陶的形制和陶刻装饰上开创了一代新风。他对文化精神的追求,使壶型、铭文、画面的内容及布局到镌刻用刀的技法都呈现出丰富的文化内涵。他认为:“‘曼生壶’最突出的是壶上的陶刻,且这种陶刻的第一个特点是所撰的铭文的按壶、依境、合时;第二是他高超的书法、绘画;第三是书画在壶上的布局,他把壶的全身作为整体画片,不拘一格,别出心裁,自在自得地安排布局。这与后来的名书画家不合时宜地留下的书画笔迹的所谓紫砂壶艺术是两回事。”为发扬这种文化精神,他每件作品必经过一番经营设计,从不重复;讲求整体效果及铭文题记,布局上特别注重款式、纹样与壶的融入吻合。

    陈鸣远,曾是紫砂历史上的一个高峰,使紫砂壶的造型更为丰富,陶刻装饰灵活而充满哲理,有很多超写实的作品,为后人大胆拓展表现题材及形式作出了榜样。受其启发,在人物雕塑以外也作小品、玩偶,在茗壶造型上也经常大胆地创新。比如用皮革感来造壶,就是来源于这种创新。大师努力把雕塑融进茶壶之中,使之成为花货、光货和筋囊以外的另一种造型。

    在《徐秀棠紫砂陶艺集》自序中,徐大师曾经写道:陈曼生和陈鸣远给我的启迪,其实就是“创新意识”和“文化精神”,两者缺一不可。仅有创新精神没有文化内涵,容易陷入形式主义的泥沼之中;为形式而形式,只有文化精神没有创新意识,只能拘泥于古人,跟在别人后面亦步亦趋。而任何有追求的艺人,只有不断地超越自己,才能超越前人。

    几十年来,也把紫砂从一把茗壶拓展到雕塑造型领域,他让紫砂走进艺术殿堂,更广泛的走向世界,赢得国际声誉。

    徐大师的紫砂雕塑创作,开始于工厂时期,以紫砂陶作雕塑,在紫砂厂是个新工种,它的建立、成长发展有个很艰难的过程。在生产工厂发展雕塑受到多方面的制约,首先是创作题材。记得一开始只是为美展业余做些政治题格的雕塑,“草原民兵”、“银球传友谊”、“蒙古族摔跤”、“革命家庭”等等。从一九七六年开始,为配合出口创汇,徐大师开始思考,寻找合作的题材,既要政治领导能通过、专家学者认可,又让国外的商人能有兴趣购买。这一时期他做了“萧翼赚兰亭”、“煮酒论英雄”、“西游记”及“观音、济公”等雕塑。

    随着开放步伐的进程,可塑造属于人类思想与精神领域的寄托物。如徐大师的作品:“雪舟学画”、“鉴真和晁衡”、“刘海戏金蟾”、“坐八怪”、“两长戏珠”、“四大书法家”、“丙寅大吉”、“饮中八仙”等。其中“坐八怪”在全国陶瓷美术设计评比中获得一等奖;“雪舟学画”、“丙寅大吉”获全国陶瓷设计一等奖。

    徐大师创作的这类紫砂雕塑一方面表现了他的中国传统文化素养,另一方面显示出他娴熟的造型技巧和丰富的艺术想象力。更为难能的是,徐先生对于雕塑人物的性格刻画方面的精彩程度令人叫绝!无论是“饮中八仙”、“煮酒论英雄”还是“究竟”中对人物性格的把握都准确而生动,夸张适度,恰到好处,欠则不及,遇则失当。这是徐先生人物雕塑作品能够取得成功的独到之处。

    几十年过去了,对于题材创新,他觉得当今表现题材可以尽情发挥,主要在发挥紫砂材质表达语言上应作重点的思考,总之紫砂雕塑不同于铜雕、木雕或其他的陶瓷雕塑。2006年徐秀棠在努力把紫砂材质的雕塑创作扩大应用于环境雕塑与室内壁饰陈设上,成功创作了上海金山区200多平方米的壁画以及新建的宜兴体育馆70平方米装饰壁画。比起小品壶,做大件更难。大,就无法藏拙,从线条到造型,从形美到神美,单靠技艺的成熟还不够,是技进乎艺再进乎道,是天赋与修为的完美结合,既需要一气呵成的创作激情,又需要深厚的文化积淀和坚韧持久的的耐力,容不得半点心气的浮躁。徐秀棠是属于那种实实在在潜心修炼的紫砂人。

    徐先生不仅是当代宜兴紫砂艺术的大师,同时也是一位紫砂艺术研究者,一位紫砂雕塑的复兴发扬光大的重要贡献者。近年来他营造了一座占地三十多亩的美丽庭院,而这就是一座陶艺博物馆——长乐陶庄:石磨盘、龙窑、陈腐泥池、研矿石磨、成型泥凳、手工制坯、窑炉、产品陈列室……..它是我们所见的最为完整的紫砂制作工艺流程场景。证实这样的氛围中,徐先生带领着一批徒子徒孙们执着地在紫砂园地里不断耕耘着。

    漫步在长乐陶庄这座幽静、雅致的紫砂艺术长廊里,我们的感观被紫砂这种原始的泥土气息浸润着,他让我们沿着历史的遗迹向现在并向未来做一些思考和展望,古老的宜兴紫砂工艺正是有历代象供春、时大彬、陈鸣远、陈曼生、邵大亨、顾景舟那样一位位大师手中传承下来,每位大师对紫砂工艺的发展都作出了里程碑式的贡献。而在徐大师手中,古老的紫砂雕塑则被发扬光大,这是宜兴千百年紫砂艺术之辛,更是时代之辛。




【打印】    【收藏】    【推荐】    【关闭】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