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人代廖长江书画悟道 动静相宜踏政途

来源:宜兴书画子站

浏览(542

    中新网2月27日电 据香港文汇报报道,一进新任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廖长江的办公室,法国画家草黄山青的油画映入眼帘,衬托得看来有点沉闷的暗木色书架顿时生动起来,转头一看是林风眠的风景画、张大千的水墨。
  室内氛围艺术得不可思议,是那一排排“砖头”似的法律书,令记者恍如梦初醒,书都带点残旧,是经常翻阅的结果,也说明廖长江在法律天地流连的漫长时光。
  廖长江一直静静的,听记者为林风眠和张大千的真迹惊呼,淡然一笑说:“这是一种兴趣,我喜欢看画,林风眠的画有种肃杀意味。吴冠中的画色彩鲜艳,鲜活跳动。虽然旁人热爱张大千的泼墨,但我更爱他以传统笔法画就的风景的意境。”
  从艺术探索看廖长江的性格,他坦率地承认自己“传统、保守”,天性内向寡言,本不适合从政,而访问却从全国人大代表的职责谈起,是矛盾,也是他社会历练多年,期待新挑战的尝试。
  大律师给人能言善辩的感觉,廖长江却低调寡言,外表看来很安静,但擅长以理服人。刚暗自把为人如此严谨的他定性为闷葫芦一个,他却发挥“冷面笑匠”的威力,让访问显得趣味横生。
  听廖长江说最爱林风眠,记者以为纯粹是享受艺术盛宴,他竟如是笑说:“林风眠画境苍茫肃杀,看了令人精神一振,很醒神。”以咖啡提神自然不过,但记者从未听过画可以提神,以为他开玩笑,他却又说:“吴冠中的画生气勃勃、五彩缤纷,也让人看得神彩飞扬。”
  看赛马不下注 欣赏争逐
  艺术话题一转,廖长江说起跑马来,笑言自己能看出马的血统、脚力。静谧的画意与灵动的赛马,是他静静的性格的两种内涵,两者“一脉相传”:他经常一个人或和妻子去艺廊,静心欣赏画家的笔法,同样也喜欢一个人或和妻子坐在家中看赛马,不是为了赌钱,而是安静地享受观看马匹争逐的过程,继而研究马匹的血统、状态:“我不入场,便不会投注。”
  因内向才喜欢安静,廖长江喜欢与家人相处的静谧,有点保守,所以多年来没有想过从政,甚至排斥带有政治意味的公职委任。他做香港体院董事,当非官守太平绅士,任香港学术及职业资历评审局委员兼学术及资历评审委员会主席,做大律师纪律审裁团团员,均不沾一点“政治”,说到底总是偶然,是他不喜欢公职带有太强的政治性。
  尝试新公职 为国家出力
  如今走进全国人大的神圣殿堂,从此步上从政路,廖长江直说:“这是一个新尝试,也是一个新挑战,是一个高层次的新参与”。
  从事香港的社会公职多年,廖长江多少想求变,而全国人大代表的职责是立法监督,是在国家的层面,为国家建言献策:“我一向关心国家的发展,无论是三农问题,或近期的雪灾,我都十分关注。”这次由关心而没有直接参与,走上选举擂台,并成功当选,身份的转变,已不仅是心态的转变,更势必构成性格的转变。
  不再低调 内向变“开扬”
  问及妻子之前是否同意廖长江参选时,他想了想才承认妻子反应并不太“热烈”,但见他已下决定,自也百分百支持。
  踏入“政治门坎”,廖长江半是喜悦半是忧,喜悦新的挑战已经来临,担忧责任随之加重,不知自己能否做好。



【打印】    【收藏】    【推荐】    【关闭】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