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少昂花鸟画艺术探索的得与失

来源:新浪网

浏览(1648

自葆冰心不着尘自葆冰心不着尘木兰木兰草泽雄风草泽雄风齐白石为赵少昂所刻印章齐白石为赵少昂所刻印章

陈伟安、王坚两位专家解读——

齐白石托人“请少昂君画蝉寄来”

赵少昂秉承岭南画派的创新精神,大胆吸收外来的艺术养分,并深察自然奇趣,追求艺术神采与大自然的契合。其作品融贯中西,以行写神,并以浓烈艳丽的色彩和律动率意的用笔,涤荡了传统文人画的“书卷气”,形成了春意盎然、雅俗共赏的鲜明艺术风格。

到底该如何客观认识赵少昂的艺术创作,其花鸟画艺术探索究竟有何得与失?对当下画坛会有哪些启示?围绕着以上问题,两位专家接受了收藏周刊的专访。

■收藏周刊记者 韩帮文

访谈嘉宾

陈伟安

广州艺术

博物院院长

王 坚

广州艺术博物院

副研究员

赵氏画面艳丽浓烈但不甜俗

收藏周刊:“赵少昂诞辰110周年纪念”大展定的题目是“岭南独秀”。在两位看来,赵少昂艺术创作的独特之处到底是什么?

陈伟安:赵少昂有一个著名的“一画之成”论,他说:在未动笔前,先论一画之成,余意一画之成,必须注意下列四点:画材、布局、用笔、赋色。我想,他在这几个方面的突出造诣,就已经构成了其艺术的独特。其画题材广泛,有花卉、人物、走兽、翎毛、山水等等,业内一般都认为其花鸟最好,其实其山水也很有特色,却很容易被忽视。他的画面的构图也非常丰富,他擅长打破传统的构图方式,但又能够利用足够的才情取得画面的平衡与完整。他在用色方面的探索更是值得称道,画面艳丽浓烈,色彩淋漓尽致,但并不甜俗。一直以来,岭南派绘画被北方画坛所诟病的一个方面便是用色容易走向甜俗,但赵少昂的“赋色”越大胆越浓烈,画面却并不甜俗,反而凸显雅致与精彩,这就是他的一大本事。

王坚:关山月先生在评价赵少昂绘画的时候,文章开篇便是“最大的特点是‘以形写神’”,我深以为然。传统花鸟画中,艺术家多注重笔墨,对物象的传神写照并不是特别在意。而到了赵少昂这里,他也重视笔墨的价值,但这是其次。他首先考虑的是写形与写神、写实与写意关系的处理,注重花鸟生命力的表现。越到晚年,他越强调对“形”的简化,但“神”依然呼之欲出。这就与其老师高奇峰的“形神兼备”形成了对比,可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岭南画派与国画研究会私下交情不差

收藏周刊:刚才陈院长提到赵少昂绘画题材广泛,而其对蝉的表现可谓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蝉几乎成了他的艺术符号。他在这一题材的探索方面,到底达到了怎样的水准?

王坚:赵少昂最喜欢画蝉,也是写得最精妙的。连比赵少昂年长40多岁的前辈大家齐白石,一见就十分喜爱。他在20世纪40年代写给友人的信中嘱咐“并请代索赵少昂君画蝉寄来,不胜感谢。” 赵少昂的多方霸气风格用印中,就是齐白石刻的,可谓 “识英雄,重英雄”。当我读到赵少昂“题柳蝉一首”时彻悟了:“秉洁高吟世所倾,空心吸露总轻盈。临风似解秋深意,疏柳夕阳无限情。”他笔下的蝉是高洁人格的象征!

收藏周刊:他在山水画方面的造诣,该如何解读?

陈伟安:赵少昂的山水画植根于写生。他早期的山水画接近“二高”(高剑父与高奇峰)的风格,而到了上世纪50至60年代,他开始用纯水墨的方式来表现山水,一派传统的风范,这就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不少人往往很刻意地以为,岭南派和国画研究会水火不相容,其实这是很大的误解。两派有合作,私下交情也不差,有相通之处。

王坚:国画研究会主要是一个画家群体,而岭南派更重视收徒与教学,重视师承,尊师重教的色彩特别显明,这在赵少昂身上就体现得非常明显,其徒子徒孙几乎可称遍布全世界,这直接导致赵少昂及岭南派遍地开花,香火不缀,声名远播。而国画研究会缺乏继承,后继乏人。

笔下残荷残而不败

收藏周刊:两位老师如何看待赵少昂的艺术创作还有什么缺陷与短板?

陈伟安:细察二十世纪中国美术史,在风云激荡的年代中,那些留有重要地位的艺术家必然与时代、与政治产生一定的关联。而赵少昂“此生只愿作闲人”,甘愿做一个纯粹的艺术家和一个中国绘画艺术的传道者,所以在题材的选择上,就更强调个人趣味,而在主题性意味明显的社会题材方面,他没有做更多涉猎,绘画内容与时代没有太大关系,所以,作品的社会思想分量可能有所薄弱。

王坚:若说题材,他花鸟、山水、人物、走兽样样皆能,画艺已炉火纯青,雅俗共赏。只是题材偏重自然动植,或人文风光(如凯旋门等),写社会问题的题材不多。他的画不涉沉重重大的社会题材,重视以诗意美去美化人类生活,陶淑人们性灵。即便是写抗战河边所见的白骨、骷髅头,想起失落的亲人,情境也是凄美的,正如其自题诗所言: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收藏周刊:他关注社会题材的绘画不多,而更多是借助美好物象独抒性灵,且让画面呈现生机勃勃与诗意盎然,可能与他的职业画家的身份有关 。

王坚:赵少昂是职业画家,常年以卖画为生,要靠画养活家里的十一口人,是有经济压力的。所以,他的绘画创作不得不考虑到客户的审美需求,至少要适合挂在厅堂之中。所以,他在画面中要着力表现自然界的真善美,要让笔下的动植物惹人喜爱。你看他画的老虎,就少了许多狰狞与凶猛,而是多了温和与可爱,让人可亲可感。还有他笔下的残荷,总是残而不败,在飘雪中依然彰显生机。而在古代文人画中,残荷就是孤寒荒芜的代名词了。

收藏周刊:仅仅就意趣的雅俗共赏这一方面,赵少昂就与传统花鸟画拉开了很大距离,或者说,赵少昂花鸟画是中国绘画审美范式现代转变的一个重要个案。

王坚:的确如此。花鸟意象的文化与人格意义在传统文人画笔下发展得非常充分,已经被固定下来了,且审美格调多孤拔傲然或者平淡冲和,而赵少昂不是这样。他着力表现本就润泽热烈的岭南自然意象,而笔墨与赋色更是让画面光彩夺目。

赵少昂画论

1老师最伟大的地方是点燃你心里的美感火焰,我在美学馆的半年,有充沛的激情去临摹和创作,高师(高奇峰)的精神一直教导着我,心中有师、笔下有师,这比身边有师更加重要,师门教的如果就是技法,你没有融会创新的话,一辈子你也离不开老师的。

2学画过程,先从运笔练起,盖山水、人物、花鸟、走兽、虫、鱼,其性质与形状各异,都从笔描而表达之,尤其是称心之作,在一笔或数笔之中,不独表达其形、其神,更能表达其质。可知用笔之奥妙,如欲达到美妙之境,必先善为运用,运用既熟,自能意到笔随,不致有眼高手低之虞。

【打印】    【收藏】    【推荐】    【关闭】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