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照片中的紫砂艺人

来源:新浪网

浏览(391

图一 图一 图二 图九 图二 图九 图三 图三
图四图四
图五图五
图六图六
图七图七
图八图八
图九图九

郑荣

非常爱看老辈紫砂艺人留下的老照片,一来喜欢他们的精神气质,二来喜欢看他们使用的工具及操作手法。

图一,非常珍贵的老照片,摄于一九五六年。照片上紫砂艺人从前往后依次为蒋蓉、裴石民、吴云根、王寅春、陈福渊。这帧照片为紫砂壶从一家一户的家庭作坊到合作社式的工场模式留下了珍贵的历史资料。曾无数次想像古来制壶密不相授的手法,在这样的环境中该如何解答。查阅资料,一九五六年时蒋蓉38岁、裴石民、吴云根均为65岁、王寅春60岁,陈福渊待考。这些照片中的老艺人均在使用木转盘。图二,蜀山老街上长大的现在50岁左右的人说到裴石民先生,记忆最深的便是秋天抓了蛐蛐给街上这位老人看,如果他满意,会拿出一掰月饼来换。说到蛐蛐换月饼的事,当年的顽童、今天也已从事紫砂的中年人会说,不知道这个老人便是裴石民啊!裴先生有性情,有趣味,是典型的艺术家气质,他家后辈回忆,就是明天家里没米下锅,裴先生也一点看不出急的样子。

图三,顾景舟先生的泥橙及上面的工具堪称老艺人中之最,应是一张老白果树泥橙,面窗而置,从顾先生喜悦的神态推断,其时紫砂壶已走出底谷,迈向新的繁荣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认真研究一下这张泥橙上的工具,或许对解读顾氏壶艺不无帮助。

图四、图五为朱可心先生制壶及示范的照片,上面一张标注为1973年,先生生于1904年,其时该69岁,但我怎么看也不像,与下面一张摄于1975年在指导何道洪、周正华的照片比较,只相隔两年,变化不会这么大吧。

图六,蒋蓉先生在制壶,虽已年老,但还是使用木转盘,用习惯了,该还是觉得老工具方便。

图七,朱可心先生与画家钱松岩先生游善卷洞。特别喜欢看这帧照片中的两位老先生,虽说一个从事阳春白雪的绘事,而另一个从事所谓下里巴人的陶业,然在照片中,精神自信达到的高度却是如此接近,中国人理解事物的方式真是透彻,曰:得道不分先后,得道不分行当。把世界中一切事物通归于“道”。我1981年宜兴陶校毕业,被分到紫砂厂工作,朱可心先生之长孙朱新洪与我成了好朋友,他爸爸,也就是朱可心先生的长子朱泽华先生,是我认识的丁蜀紫砂业界最具文雅气质的人,书法,绘画,做文玩,写文章,也偶做壶,都只是好玩,看不到一丝功利心。我每次到他家,朱泽华先生便会上楼去,然后用木转盘托一个新做的紫砂玩艺儿下来给我看,有紫砂做的灵芝,是用来做镇纸的,有仿笋衣做的笔筒,有一串子红泥做的小红辣椒,那时紫砂热还未兴起,做这些玩意,纯粹是好玩。当年他们家还住在蜀山旧街靠河边的老屋里,可心先生还健在,但已经住到紫砂厂对面的新房子里了,我随新洪去过,记忆中可心老人床前置一张泥橙,尽管年事已高,但还在捏制一些紫砂山形摆件,可心老人一生勤奋,由此亦可见一斑。

图八,这幅黄宾虹先生赠予朱可心的山水画,承蒙他家人信任,当年就引我在他家阁楼上看过,只不过三十年前,我还是二十刚出头的小青年,还读不懂此画。

图九,储南强先生赠朱可心对联:“書传阳羡名陶录,人在豳(音宾【bīn】)风稼穡图”,储南强为地方名士,曾募款修复张公善卷兩洞,称二洞山人。朱泽华先生曾说了件非常有意思的往事:当年年底,储南强先生差人摇了只船,到蜀山河边朱先生家,赠送了这幅对子,还有两幅扇面,小坐一刻,又摇船去一老鞋匠家,赠送上两幅画有书画的扇面,因为储先生的鞋子都是请这位鞋匠做的,想必是非常合适吧。

 

【打印】    【收藏】    【推荐】    【关闭】

 

                 
 
 
进入编辑状态